close

s6518562  雖然小的很喜歡看這類不同世代論述的書,但未試過睇到一半咁苦澀,真係聽幾多首正能量歌都不能洗走那種苦澀的味道啊﹗嗚

(這篇試著喺pixnet開始寫,但點解幅圖會cut掉了頭和尾?)

(都是很不喜歡這邊的spacing…XDDDD)

ANY肥,記得當年就是看《笨蛋,問題出在四年級!》(原來都有輕輕提過)和《ME世代》開始對這類世代論述有興趣起來,外國分類大概為BABY BOOMER(戰後的嬰兒潮)、X、Y、Z世代,Z大概是90後上下,有時會叫I世代…即係話上網的世代,跟Y世代(大概7尾和80後)比,佢地再多一份令X(大概6尾和70後)跟BABY BOOMER兩代摸不著頭腦,就好似而家咁話90後千禧後好難攪咁…呀…我無意踩佢地架﹗

又ANY肥,台灣分幾多年級,出生年份-11就是了,跟住又有啲草莓族呀月光族呀咁,呃,月光…好危險,有時我都會…哈哈。

日本好多名號,著書立說多到睇唔晒,M世代呀團塊呀尼特族呀咁,花多眼亂,大前研一都有好多我買了未睇的…掩面逃…(《M型社會》和《一個人的經濟》我都仲未睇耶﹗),前陣子很迷酒井順子,看湯禎兆成日講佢本名作《敗犬的遠吠》於是想搵嚟睇啦,但喺東京走了兩三家店都無喎﹗詭異﹗之前心思思想去AMAZON訂番嚟就算,但本書本身都係幾百YEN(幾廿蚊咋﹗),但運費就百幾蚊一本,可以買到兩本囉﹗好啦,趁去日本時再搵。

呀,就是說酒井順子講既,係獨身大齡女的人和事,不過唔係中/港女式的挑挑剔剔(SORRY,千萬不要叫我港女,我寧願唔認我係香港人…呀,不過我成日都唔認既…哈哈哈﹗),又不自傷自憐,反倒有種幽默和眼透世情,新井一二三有點像媽媽跟你話當年,酒井就似個公司前輩教精你(呀,《ANEGO》那種…)。據說佢除了寫吓生活社會潮流之外,仲對鐵道有一定熱情…哈哈哈哈﹗睇完我會唔會變鐵道宅女架﹗

好啦,香港。雖然拜讀了陳冠中的我這一代香港人》和呂大樂的書但告訴你其實我唔記得內容了﹗哈哈哈哈﹗睇人家的世代論述總有隔岸觀火的感覺,回到自身的地社,越讀越苦澀。而家仲好似越來越單一化,670後唔妥80後,覺得佢地唔肯捱唔肯學,我以前XXX點點點架嘛﹗好啦,跟住90後小朋友呢(都唔小了,90年出世的23歲,是社會人的年齡了,媽,我接受唔到﹗),當然被670後父母看不過眼,加埋80後前輩指指點點。好啦我未講完,千禧後湧來了

講了咁耐,終於入正題了,哈哈哈。

本書講生存跟生活的事,好多係健吾哥同人對談的內容,是他也是你和我,同相親相愛也相分(SORRY,我唱起歌上來…)。苦澀,是因為大人們仲拎《獅子山下》出嚟歌功頌德,打從十幾年前阿松(呀,我開始懷念佢…跟董伯伯了…真係一山還有一山高)拎了出嚟做報告的主題曲就不停滾住嚟聽,呢十年聽的次數應該仲多過首歌新出台後廿年的總和。可以講一句好煩嗎?此一時彼一時,當年係窮,但機會多喎,戰後百廢待興,跟現在樣樣飽和,外在環境大不一樣了,抱著同樣的「獅子山精神」係咪就一定WORK?I DOUBT. 即係呢,同一條成功FORMULA放在唔同時空出嚟效果都唔一樣架嘛,你試吓叫STEVE JOB而家再出多次MAC 機丫…

其中一個苦澀是我聽足大人們的教導努力讀書,讀完大學既時候…雙失喎﹗其實我都無以為自己係天子門生過架啦,我的要求都絕對不高,只能怨回歸後太多金融風暴經濟災難了?好啦,我只好怪我出世出得不合時。懷念回歸前的舊香港,不特別因為那是英治,其實中日英意俄法也可,重點是當年的世界簡單得多,回歸後很多小時候的認知都被扭曲了,好像轉眼變成另一個世界咁,好囧。

呀,不是憤世嫉俗的。望住新聞報章成日話80後上唔到車乜乜物物咁,I DOUBT AGAIN. 其實…四仔主義(係四仔主義,唔係四仔呀吓,呢個TERM好OLD SCHOOL添)而家係咪仲必需呢?畢業已經一身GRANT LOAN,要喺30歲前儲夠錢買車買樓又要還錢,會唔會難度高咗啲?跟住結婚要攪對得住天對住人對得住自己的世紀婚禮,THEN生個B又要嬴在起跑線,做齊以上先叫完美人生的話…呃,請原諒我想選「不完美」的人生…

樓,差到一家逼埋劏房當然有逼切性上樓,但好地地一個年青人點解一定要搬出嚟住?THEN結婚後又一定要兩口子過二人世界…。NO OFFENSE,我係唔明啫,買到就話買,買唔起又可以與父母同住的話,點解唔住住先?NO OFFENSE(我重申…哈哈),我知,有啲老人家真係好難頂(就如我娘都開始變得多話了…有時多話到我會好想哭…),自己父母都話,老公/婆父母可能相見好同住極難,我明既。但有時我又會覺得,搬出去後得番老人家獨自在家,有乜事佢地打電話遠水都救唔到近火架…好話唔好聽,各自匿喺房得嚟,同屋共住有個照應還是會讓娘親大人安定下來的吧…一間屋多啲人SHARE空間(合理情況下啦…),公家的洗費多啲人SHARE,家務又多啲人SHARE,衰啲講句生咗個B都多個人可以幫吓,計落有SO喎,而且老人家老了身體問題自然多,都想多個人照應吧。

除了樓,仲有好多港人謎思我唔明的,香港好像越來越不允許追夢,細個時唔得(因為要讀書﹗),入大學又唔得(因為會搵唔到工),到出嚟做野又俾人唸(因為你唔去結婚買樓生仔…)…點解呢?我又唔係殺人放火,我有俾家用有做份正常工,都係工餘時去做吓自己喜歡的無聊野啫,點解呢?我很感恩我有啲唔會追問幾時結婚的親戚,但有成日問我幾時學完日文的…囧…

呀,我重申我不憤世嫉俗的,只是覺得現在香港好似樣樣非黑即白,非我族類就係敵,好囧。點解只可以有一條路要跟足前人咁行呢?大佬有時啲野都唔係我想架,我只想既來之則安之,開開心心過得一日得一日啫,我唔想日怨夜怨,到死時回想…一件值得我驕傲的事都矛…好悲哀啫…

呀,講得太多了,容我再重申,我真係唔憤世嫉俗的,哈哈。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domotoicek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